阅读历史 |

第九百四十章 齐聚一堂(1 / 2)

加入书签

2024年的国庆节从30号开始放假,经调休后,有一周的长假。

29号是国庆假前的最后一个班,因即将到来的长假,上班族们精神振奋,即将放假的学生们也精神抖擞。

也在29号的下午,湾道妈祖阁受邀到乐园参悟的弟子抵达。

妈祖阁的弟子分成了几拨回到祖国,有些是经第三国进入国门,他们从个渠道入境,在首都汇集,再到乐园拜访。

他们到达时,乐同学在作坊搞研究,黎先生也在给乐善上课,傅哥接待了来客人。

妈祖阁的弟子十五人,在四季院的“梅花小筑”住宿。

等他们安置好行李,傅哥带他们参观了梅花小筑,再去参观乐园,转一圈,再进书院。

进了书院转一圈,傅哥转达小姑娘的嘱咐,告诉客人,他们可以自己做饭,如果嫌买菜麻烦,可以列单给他们,由他们每天帮代买菜回来。

不想自己做饭,可到外面的店铺定餐,可去外面吃,也可以请店家将餐点送进园,由他们帮提到书院或送至梅花小筑。

小姑娘额外照顾妈祖阁,放宽了参悟人数和日期,妈祖阁的弟子们十分珍惜机会,选择去外面餐馆订餐,辛苦傅哥等人每天中午帮忙将餐送至书院,早晚则将餐点送至梅花小筑。

妈祖阁的领队与傅哥商量好了,两位青年随傅哥出了书院,去租了乐园铺面开餐馆与早点店的店内订餐。

有生意上门,早餐点与快餐店自然乐意接单,何况客人还是住乐园,离得近,做好送餐去乐园也仅只需几分钟。

傅哥只帮领路,由客人们自己谈生意。

谈好了合作,青年回了乐园,又赶紧回了书院,向领队汇报了工作,抓紧时间炼。

当晚,餐店便给乐园送餐的客人做外卖,傅哥闲着没事,他和兄弟们店里帮取餐,送去给客人们。

放国庆假,住校的郁畅与卢克、章怀恩,像是出笼的小鸟,下了最后一节课,带着行李回乐园。

他们的学校乐园距离不一样,郁畅离得最远,也最晚回家。

傅哥等人,一直等到郁畅回到乐园才吃晚饭。

燕行掐着手指数日子,终于等到国庆节来了,29号下午完成训练收队后,他洗涮了一番,带了六个司机,将9月下半月送至驻地的大货车开去乐园。

国庆假即将来临,很多人要回家或外出旅行,出行车辆多,交通拥挤。

燕少和车队以五关暂六将的气势,经过两个来钟的撕杀才杀出重围,等他们赶到乐园时已经是晚九点后。

接了电话的傅哥和揭哥开了乐园的西大门与后大门,能进园的车开进园,不能进园的先停外面,为了不打扰小姑娘的研究,等明天上午再缷货。

停好了车辆,关上大门,知道队长和送货的司机们还没吃晚饭,傅哥和揭哥带着司机们到了五味橱,给他们下面条当晚餐。

柴哥和傅哥钱哥揭哥将钱哥住的“清和斋”另三个房间收拾了一下,让司机住。

燕行很想去作坊看看小萝莉在做什么,也是有贼心没贼胆,老老实实在自己住的客房里安身。

他听说小萝莉每天清晨回东院吃饭、给乐善上课,第二天也起了个大早,跑去作坊外守株待兔。

乐同学在精密仪器间鼓捣机械元件,回东院时打开门看到燕某吃货就气不打一处来,当燕某人凑过来,她一脚就飞过去。

“嗖”,迎头一脚飞来,早有防备的燕行逃得比兔子还快,一下子就溜出老远。

躲开了一脚,站在十步开来,一脸幽怨:“小萝莉,我没干啥伤天害理的坏事吧,你干吗又动武?”

“你自己说,你在这里偷偷摸摸的,究竟想干什么?”一脚走空,乐韵看燕某人鼻子不是鼻子,眼不是眼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

“听说你最近都在熬夜研究,我有点担心,来看看。我没偷窥啊,我都没进屋檐,一直在屋檐外。”

燕行觉得自己冤死了,他连屋檐都没接近,怎么就成了偷偷摸摸了?

呵呵,乐韵斜瞥某人,人在外面走来走去,张头探脑,就差没跑去扒窗了好吗?

她不跟那货继续扯有没偷窥,迈着短腿人:“东西送到,入库后你麻溜的滚蛋,别想赖我这里蹭吃蹭喝。”

“小萝莉,除了帮你送东西来,我还有其他正事,以前的那些资料啊,趁空给你说说。”燕行追到小萝莉身边,怕她又搞突袭,保持一步的距离。

“那些资料,你们不是有U盘吗,将U盘交给傅哥就行了,好不容易放假,你别想占用我的假期。”

“有很多些事,傅哥又没接触过,还得我和向阳来说才能理得出头绪。”

“你们把头绪理出来,交给傅哥不就行了?少打着工作的幌子赖我这里度假。”

“小萝莉……”

“再叽叽歪歪说废话,现在就送你离开大门之外。”

小萝莉要冒无名之火的节奏,燕行识时务的闭紧嘴巴,心里郁闷到想撞墙,小萝莉这是吃了炮仗不行,咋这么凶?!

他找点话题聊聊,可又怕真的惹离小萝莉,她凶残起来真一脚将自己送出大门,愁得不停地揪头发。

他差点想秃了头,也没明白小萝莉为啥凶他,到了东院外,他眼睁睁地看小萝莉登月台进了院,自己灰溜溜地去了五味橱。

看到小屁孩们没在场,进了厨房,抓着傅哥问:“傅哥,最近是不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来招惹了小萝莉?”

“没有啊,小美女最近不是在制药就是在作坊研究东西。是不是你跑去打扰小美女工作,惹得她不高兴?”

“没有,我没惹她。”燕行觉得自己好冤,他人刚来,怎么就怀疑是他惹了小萝莉?

傅哥也没问小萝莉是怎么个不高兴法,麻溜地做早饭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