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22二一(1 / 2)

加入书签

【被祸及无辜

那只是一瞬间的事。

被那杯咖啡泼的应该季何那庸医的,不是吗?!

可是,为什么,最后却是泼在她这个无辜的人身上?!!!

姚迦脑袋钝钝地这么想到,就因为她默默听了墙角吗?!!!这没有道理啊!!!

姚迦的脸上的表情可以称之为呆滞,她觉得这不可思议,但手臂上的疼痛确确实实地告诉着她,她非常不幸地成为了季何庸医的替死鬼,那杯黑咖啡泼到的人。

刚刚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她记得她想要走,而后方的美女庄小姐也正拿起咖啡杯想要泼季何。

然后呢?季何那庸医不知怎地竟然身子一偏敏捷地躲了过去……

于是一杯黑咖啡全都泼到刚刚才从内侧椅子移出来要走的她的身上……

这算是,祸及无辜、殃及池鱼,还是祸不单行、时运不济?

总结一句,怎一个“惨”字了得?

是她最近运势太差吗?怎么什么惨事都轮得到她?!

但,现在应该要怎么办呢?姚迦有些机械地转过头去,看着同样呈现着目瞪口呆的庄小姐和季先生,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
喂喂,你们这两个罪魁祸首,快点负起责任来啊!

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姚迦的身上,时间好似静止了,空气也好似凝固了,姚迦只觉得自己有些缺氧的症状,身体上的疼痛并不算强烈,那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注目光反而让她更加窘迫。

她呆滞地左右看了看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一只手突然伸到她眼前,拉住了她没有被泼到的手臂,姚迦还来不及抬头去看,一个又冷又硬的声音便直冲入她的耳膜,“呆愣着干吗?!不知道烫伤急救常识吗?!……服务生,拿冰块来!”

是……是卿爵吗?!

姚迦慢一拍地反应过来,身体却早已被拉着跑去了洗手间。

直到整个手臂被浸入冷水之中,姚迦才真真正正地缓过神来,她右手的手臂凉凉的,也痛痛的,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原本白皙的皮肤已是红红的一片,即便有冷水不断为其降温,也依然难减那源源不断而来的疼痛感。

这是,她刚刚被黑咖啡泼到的证据。

刚刚被服务生送上来的黑咖啡,虽然不至于达到滚烫的程度,六七十度总还是有的。她又是整杯一起承受了,灼热程度自然更加强烈。

“还痛吗?”头顶上的男声这样问道,总算是稍微温和了些,不想刚才那么强硬了。

“嗯……”太多突发状况一起发生,姚迦总算消化完她被泼了咖啡的事实,对于卿爵的突然出现还完全反应不及,呆呆地对着那人的胸口点点头,权当做是回应了。

她总觉得吧,这不是真的。她被泼咖啡不是真的,她遇到卿爵也不是真的,什么都不知真的。

“痛得厉害吗?”那个声音又问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