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四章 收复龙城

龙少再次环视了一圈,众人都没有说话,“那好,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,之前你们已经行动过一次了,我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,具体怎么样你们自己把握,有什么事及时汇报。”

龙少安排好了之后,众人都离开了,我想走的时候,彪哥没有动,并且还有意识的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会议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等所有人都走完了之后龙少再次看向了我,“小刚,昨天的事情,苏老板已经跟我说过了,你的表现很好,没想到这么快就把所有的兄弟的心收好了,看来我应该再多分配给你几个堂口。”

“龙少,您过奖了,这并不是我的原因,主要是兄弟们之间本来就很和谐,对我也很好,所以我们相处的才这么融洽。”

“不管怎么样,只要你能抓住他们的心就是好的,你可以先试试,如果还有精力的话我,再分配给你几个堂口,正好现在我们也扩充人力,需要的就是管理人员,如果你能多带几个堂口也是好事。”

“我知道了龙少,只要您信得过我,我愿意接受新的堂口。”有个这些兄弟的基础,现在我心里也有很大的底气,再加上就像龙少所说的,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,我也想多出点力。

“那行,我也不特别给你安排,刚才我们说了,让各自去扩充实力,你跟彪哥一起吧,等你们收复的势力就交给你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,“龙少,你放心吧,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了,这些事情我都会处理好的。”

龙少点了点头,“那我也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,你们快去处理你们的事情吧!记住,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小心为上。”

我和彪哥对视了一眼,点了点头,起身离开了,但我现在也算是最后的时刻了,成败在此一举,只要我们能拿下他们的视力消弱他们的势力,那胜负,根本不需要多想,所以这也算是决定性的一仗了。

离开之后彪哥直接给兄弟们打个电话,说好了会面的地点,我则跟着彪哥赶往今天的战场。

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紧张了起来,为此我拿出了手机给宋茜发了条短信,告诉他我晚上可能会回去的晚一些,让她别担心我,发完短信之后,我并没有等他的回复而是直接关机了。

或许我表现的有些太过紧张了,彪哥看出了我的心思,开口道:“虽然你进来的时间不长,但是这段时间的事情你都有参与,你也很清楚,所以没必要担心的,只需要做好你自己就够了,放心,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个老大哥,有什么事情我会为你顶着的。”

彪哥的话真的让我很感动,但是,我又怎么会像他说的那样呢,这事情不光是他自己的事情,也是我的,我一定不会退缩的,“彪哥,虽然我有些紧张,但不代表我想要退缩,你放心吧,今天的事我一定会硬撑下去的,有本事他们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,没本事就能老实师,归我们管。”

“好小子,我就喜欢你这魄力,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。”

彪哥开车很快我们很快行驶,到了目的地,兄弟们都已经在等我们了,白虎帮和苍蝇帮的人也已经拿起了家伙在等我们了。

下车之后我直接掏出口袋里的刀子,这段儿时间我已经把他当成我贴身的家伙了,用起来是越来越顺手,今天我掏出他来就是必要见血,我相信他一定会帮助我夺得伟伟战绩的。

“看来你们已经按耐不住了,但是你们真的觉得凭你们一个帮派能拿下,我们两大帮派吗?你们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?”

“是不是我们自以为是,不是你说的算的,具体还要看一会儿的结果,说真话,我们三个帮派这么多年打交道,也算是有些感情的,今天站在这个角度上也算是撕破脸皮了,所以还是别多说了,不如直接打吧,早点儿了事儿,早点儿回家睡觉。”

彪哥说话的时候我一直在注视了她,她的表情虽然很淡然,但是我知道他内心还是很紧张的,因为我发现她早就攥紧了拳头,看来其实她也没有多大的底。

“好哇,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,我们自然不能退缩,今天就分出个胜负,让你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。”

“闲话少说,刀枪底下见真招吧!”

彪哥,说完兄弟们,就想动手,我连忙,走了上去,“彪哥让我说几句话。”

我不反对打架,但是打架之前也要动动脑筋,既然我们已经决定了,先收复他们的人力,那为什么要跟很有可能成为我们队员的人动手呢!

彪哥满脸疑问的看了我一眼,但是还是点了点头,我向前走了两步,说道:“白虎帮苍鹰帮到底如何我不知道,但是之前我见过不少人,你们受过不少委屈,我不知道,你问问为什么要坚持下去?”

说话的时候我一直注视着白虎帮苍蝇帮的人,我需要从他们的眼神中知道这件事的可行性。

“之前我们也从你们那里拉拢过不少人,从他们口中我们得知你们在那儿,根本就是个打杂儿的受到非人的待遇,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利益,今天话我先说着,如果你们愿意加入文青会,我们会给你比在苍鹰帮白虎帮好十倍百倍的待遇,接下来怎么选择就看你们的了,愿意现在退出,不愿意,一会儿我们就动真格的了。”

我的话还是很有效用的说完个之后对方的队伍中传出了一些轰动。

而他们的老大则连忙吼道:“都给我闭嘴,别听他们瞎说,谁要有什么不好的想法都给我等着点儿,有你们受的。”

我发现对方根本就是一个白痴,他们的军心已经动摇了,竟然还说这种话,这句话很好地起到我一个催化作用,有些之前还在犹豫的人,直接站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