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终章 罪与罚的镇魂歌(1 / 2)

加入书签

光屏画面一转,变换到正在方舟内部跑动的笛寒,他正从星盘获取位置与路线,一路追寻而来,发觉这一点后,帝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回忆起至今为止所有的努力,他自嘲道:“明明就只差一点点了,神又一次没有眷顾我!”

“你果然还是找到了这里,过去我一直太过轻视你了,一次又一次的从我手中逃脱,原来你是月的使徒,你的刻印究竟是什么?”在控制仓之内,命运中仿佛宿敌的两人终是碰面,在四周的微光下,笛寒回答道:“零视一种直视现在的力量,不过如果不是哲的帮助,我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。”

帝奇神色轻蔑的说:“你想说这是命运吗?”

“不,有人曾告诉我,命运不过是弱者自欺欺人的谎言,我此时能站在这里,是我自己的选择,正如你无法否定人心,布泽!”

帝奇目光一沉,问: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一点的?”

“仔细想想,过去所发生的经历,总会有一点发现,可让我真正意识到这一点的是,你身边的人,”笛寒回忆起那天在去方远区的路上同莱的对话,他说:我之所以留守北望州没有回去,便是想见你一面,笛寒将布泽的计划完全粉碎的男人。

至今为止的经历,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疑惑吗?为什么布泽毁灭了莫深家族,却只对帝奇例外?为什么远在大海另一端的迷失彼岸会不辞远征相助联邦政府?又为什么如今我会跟你说这些?

所有的事情都要从十年前说起,那时我还是联邦第三皇子莫深·帝奇,出身于皇权的符号之下,我的秉性与我的那两位哥哥不遑多让,但我也并非一无是处,至少我还懂得保全自己,拉拢自己的派系,布泽从最基层打拼一路升职,在军队之中很有影响力,自然成为了各大派系拉拢的对象,其中当然也包括我,然而那却是我所做过最错误的决定,你知道布泽的刻印是什么吗?分魂换句话说就是绝对控制,不过似乎有着某种限制,在我初见他的那一天,他便对我施加了刻印,那名为帝奇的人自然也就成为了他的傀儡,只是就算是他也想不到的是,我也是使徒,我的刻印名为保全,只有在自己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才能发动,那时候在我身边的就是现在你看到的这个人,我最信任的随从。

那时布泽明面上效忠于第一皇子,暗地里却是服从第三皇子,然而他最聪明的便是将这件事弄真成假,他奉第一皇子的命令,站在了第三皇子的阵营之中,我便作为内线安插在他的身边,以博得第一皇子的信任。

“原来如此,”帝奇自嘲一笑,随即正起神色,说:“事到如今,我也就直说了,你已经见识过七件死神圣物的力量,用它来制约人心又有什么不好,绝对的力量会让世界远离战争,忠诚的部下会让人们矜持而且自律,这难道不是你所希望的世界吗?”

“在新世界我了解到,即使被时代所淘汰,人们依然向往着未来!”

帝奇摇头,微叹道:“放任人心,那可能会更糟糕!”

“不对,这样的事情我见过无数次!”笛寒回忆起了千秋,回忆起了安尘和白夏,回忆起了金,回忆起了葛方托索部落,肯定道:“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,无论失败多少次都一样!”

“谬论!”帝奇彻底失望了,说:“够了,杀了我吧!”

“那么送你一句话,”笛寒瞳中出现刻印,深红色的光直达帝奇双瞳,空间中回响着:“相信人心吧!”

战场之中,向东来与刹的决斗,实力旗鼓相当的两人,在一阵激战之后,两人拉开了一段距离,对峙彼此都有些气息紊乱,可气魄与体力却是互不相让,在两人目光一正,在空气中摩擦出花火的那一刻,迎来了狭路相逢的最后一击。

向东来身形如电,手中初雪蓄力,以极高的速度穿刺而来,喝道:“时雨苍燕!”

刹身形迎上,末霜与赤红平行指天,双刀交错斩来,喝道:“幻影剑·影斩!”

一瞬间,两人交错而过,站在彼此的位置之上,周围剑气纵横,在大地之上留下三道恐怖的斩痕,空气中一道赤红色的刀飞舞转动,倒插在了草地。

向东来维持着刺剑的姿势,手中却没有剑,问:“你为什么扔掉赤血?”

刹维持着斩击的姿态,两把刀也同样不在手中,回答道:“不二从来没有输过!”

向东来淡淡一笑:“你赢了!”身上乍现一道斩痕,鲜血飞溅,伏面倒地。

“不,是平手!”刹身上出现一道刺伤,同样伏面倒下。

空中初雪与末霜飞舞转动,终是随惯性落下,倒插在地,交错成一个十字。

方舟之内,为了掌握战场情况,而与联邦网络接轨的系统,反而方便了笛寒,他不费吹灰之力便控制了全联邦的电视信号,这一刻大街小巷的屏幕中皆是笛寒的影像,他宣布道:“通告全世界,吾乃联邦第十一世皇帝笛寒,前任皇帝莫深·d·帝奇以效忠于我,过去联邦的士兵们放弃无谓的抵抗,以无人能在阻挡吾的霸业之路,世界从今日起归我所有,吾下令,世界臣服于我!”

这段影像瞬息传遍联邦,所有人惶惶不安的见证了这历史的一刻。比如在联邦各区的平民大众,比如在北望州办公室的阿曼达,比如在帝都某处街头望着广场屏幕的凯,比如在倾听来自上方宣言的双子,比如在某处电脑空亮着屏幕,人影却走出了房间。

“帝奇陛下!”贝兰一时心神失守,玖露目光一动,刀忽然被挑开,脱手而出,贝兰失手倒地,月神直指而至,扼住了她的身形,玖露居高临下的对她说:“结束了!”

于此同时,在这一天北望州安静的病房之中,电视中清晰的传来笛寒最后的宣言,似也被这一刻所唤醒,晕迷已久的登高从深深的噩梦之中醒来,望到的第一眼是可人布满诧异的娇容,他目光淡淡的凝望着她,分不清这是否还在梦中?下一刻珠姐梨花泪雨的趴倒在他的床头,欣喜的哭声回荡在病房之中。

联邦历二四三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,重建中的方远区。

于战后一个月后,联邦第十一世皇帝笛寒出巡方远区,在一切准备就绪,舞台已经搭建完毕,笛寒穿上了有生以来最正式的装束,笑着说:“走吧!世界在等待着我们的答案!”

“······”晨曦的光透过山洞照射进来,玖露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光中,神色忽然不忍,迈开脚步便要追去,忽然身后月拉住了她,说:“做一个好女人吧!不要去阻止下定决心的男人。”

这天,天空下起了小雪,仿佛舞动的精灵为街道铺上一层柔和的白装,远远可见皇帝陛下的巡查车正在从道路尽头缓缓向这边开来,先头车辆押送着犯人公开处决,他们是莫深·d·帝奇、贝兰、千分·格、达克、享特·贝浩、南格拉斯·力库等等,沿途迷失骑士团为其开路,平民大众们夹道围观,电视台现场直播:“现在请看道路前方缓缓而来的正是叛逆大军的首领、迷失彼岸的第七世教皇、联邦的第十一世皇帝笛寒陛下,经过无数努力,终于完成了一统世界的伟业,荣光与笛寒陛下同在!”

“什么荣光?分明是独裁,敢反抗的统统被消灭了。”

“小声点,会被杀掉的。”

在平民大众们惶惶不安的窃窃私语时,在一旁高楼的某层之中,同样有一群人正注视着现场,他们是阿曼达、蒙平、晓微等人,目光透过百叶窗,阿曼达回忆起同风的最后一次联络,他说:我还有一次机会。

正在这时,现场出现了意外情况,一个人挡在了道路的尽头,车队因此停下,坐在巡查车之上的笛寒神色惊讶,目光望见风居然手持着月神,忽然他动了,身形如风般径直冲来,迷失骑士们大惊失色的叫喊道:“拦下他!”

远距离的一阵射击毫无建树,风拔出月神,耀眼的月芒推开了周围所有人,他跳上了巡查车之上,笛寒为之一惊,从怀中摸出手枪,喝道:“无礼之徒!”

可月神一挑,手枪便脱手而出,只见月芒凝固成一把刀,对准了他,这一刻震惊了在场所有人,并通过电视直播到全联邦,远远的隔着数条街道,千秋合上了星盘,泪光散落;站在人群之中,双子不言不语;对着电脑屏幕,人影放下来了手中的笔;阿曼达神色惊骇的招呼着大家行动。

那把刀终是刺中笛寒,并穿透而过,他凝望着风,双瞳中的刻印缓缓隐去,下一刻出现在风的双瞳之中,一瞬间各种刻印的力量,带来了仿佛洪水般的记忆,他说:“如我所料,你还是做到了!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